拉着郭嫚思的手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

  满地苍凉,繁华过后,叹一地残花败影。指间的岁月,在不经意间撕扯着心扉;时不时想起一些旧时光,惦念一些旧人,心间的疼痛仍旧,记忆却开始学会搁浅;越来越多的感动温暖,源于那些旧时光,越来越懂得,旧的,总是好的,不论曾经,多么疼。我们总是习惯带着记忆,走现在的路,然后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,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突然泪流满面。

  说完起身,拉着郭嫚思的手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。虽然两人相处了这么久,近距离拉手还是第一次。郭嫚思享受地任由夏天拉着她的手,她只希望时间能够就此静止,让她静静的用心聆听透过掌心穿过来的心跳。

  虽然母亲从来没有多管教过我,但在耳濡目染下我还是受到了她的巨大影响:我的母亲基本从来没有打过我,这就让我学会了宽以待人;我的母亲完全没有骂过我,这就让我学会了以礼待人;我的母亲从来没有反对过我自己的选择,这就让我学会了自立。在这方面我的母亲和我的婶婶很不一样,当婶婶罚堂哥跪搓衣板的时候,当婶婶拔掉堂妹“会爬坏墙的爬山虎”和“会占用菜地的凤仙花”的时候,我就会想想从来没有挨过的打,看看我那长得到处都是的花花草草,然后感激而庆幸地翘起嘴角。

  不争不好吗?哪怕是少争一点,把看似要紧的东西淡然地放一放,你会发现,人心就会一下子变宽,世界就会一下子变大。也因了这少争,笑脸多了,握手多了,礼让多了,真诚多了,热情多了,友谊多了,朋友多了。一句话,情浓了,意厚了,爱多了。喧嚣的人世,刹那间,万噪俱寂,恬静出尘。

分享